左丘明《王孙满对楚子》原文译文赏析

尊龙人生就是博旧版

2018-10-16

>>>由供稿2018-09-3018:28:21  《王孙满对楚子》讲的是:公元前606年(宣公三年),楚庄王吞并了一些小国,确立了霸权之后,陈兵周朝边境,问九鼎的轻重,伺机觊觎周朝王权。 下面我们一起来看看吧!  《王孙满对楚子》原文  先秦:左丘明  楚子伐陆浑之戎,遂至于雒,观兵于周疆。 定王使王孙满劳楚子。

楚子问鼎之大小轻重焉。   对曰:在德不在鼎。

昔夏之方有德也,远方图物,贡金九牧,铸鼎象物,百物而为之备,使民知神奸。 故民入川泽山林,不逢不若。 螭魅罔两,莫能逢之。 用能协于上下,以承天休。

桀有昏德,鼎迁于商,载祀六百。 商纣暴虐,鼎迁于周。

德之休明,虽小,重也。 其奸回昏乱,虽大,轻也。 天祚明德,有所底止。 成王定鼎于郏鄏,卜世三十,卜年七百,天所命也。

周德虽衰,天命未改。

鼎之轻重,未可问也。

  译文及注释  译文  楚王攻打陆浑戎人,于是到了雒水,在周朝边境上炫耀武力。 周定王派王孙满慰劳楚王。 楚王问到周王室的九鼎的大小轻重。   王孙满回答说:统治天下在于道德,不在于鼎。 从前夏朝正在实行德政的时候,远方各地把各种奇异东西都画成图象,九州贡献出金属,铸成九鼎,把画下来的各种东西的图象铸在鼎上,鼎上面有各种东西的图象,教人民知道神物和怪异。

所以人民进入川泽山林,不会碰到对自己不利的东西。

螭魅罔两这些妖怪都不会遇到。

因此能够上下和协,受到上天的保佑。

夏桀昏乱,鼎迁到商朝,前后六百年。 商纣暴虐,鼎又迁到周朝。

天子德行美善光明,鼎虽然小,也是重的。

如果奸邪昏乱,鼎虽然大,也是轻的。 上天赐福给有美德的人,是有一定极限的。

成王把九鼎放在郏鄏,曾经占卜过,可以传世三十代,享国七百年,这是上天所命令的。

今天周朝的德行虽然衰减了,可天命还没有改变。 九鼎的轻重,是不能问的。

  注释  王孙满:周大夫,周共王的玄孙。 对:回答。 楚子:楚庄王,公元前613年至前591年在位。   陆浑之戎:古戎人的一支。

也叫允姓之戎。 原在秦晋的西北,春秋时,被秦晋诱迫,迁到伊川(今河南伊河流域),周景王二十年(公元前525年)为晋所并。

雒(luò):指雒水,今作洛水。 发源于陕西,经河南流入黄河。 观兵:检阅军队以显示军威。 疆:边境。   定王:襄王的孙子,名瑜,周朝第二十一位王,公元前606年至前586年在位。 劳:慰劳。   鼎:即九鼎。

相传夏禹收九牧所贡金铸成九个大鼎,象征九州,三代时奉为传国之宝,也是王权的象征。

楚庄王问鼎的大小轻重,反映他对王权的觊觎。   图:画。  贡:把物品进献给天子。

金:指青铜。 九牧:即九州。 传说古代把天下分为九州,州的长官叫牧。 贡金九牧,是九牧贡金的倒装,犹言天下贡金。 铸鼎象物:用九州的贡金铸成鼎,把画下来的各种东西的图象铸在鼎上。 百物;万物。 备:具备神奸:鬼神怪异之物。

  不逢不若:不会遇到不顺的东西。 逢,遇。 若,顺,顺从。

  螭魅(chimèi):也作魑魅。

传说山林里能害人的妖怪。 罔两(wǎngliǎng):传说中河川里的精怪。   用:因。 协:和协。 休:荫庇,保佑。   昏德:昏乱的行为。 祀:年。

与载同义。   德之休明:犹言德若休明。 休明,美善光明。

  奸回;奸恶邪僻。

  祚(zuò):赐福,保佑。 明德:美德。 这里指明德的人。

止(zhi-):限度,极限。

  成王:周成王。

定鼎:定都。

九鼎为古代传国的重器,王都所在,即鼎之所在。 郏鄏(jiárǔ):地名。 周王城所在,在今河南洛阳市西。 卜世(bǔ-):谓预卜周朝能传至几代。 卜,占卜。

古人用火灼龟甲,根据灼开的裂纹来预测未来吉凶。

世,父子相继为一世。

卜年:谓所得之年。

  赏析  春秋时代,周室衰微,诸侯争霸,野心家代不乏人。

被中原诸侯视为蛮夷之君的楚庄王,经过长期的争斗,凭借强大的武力吞并了周围的一些小国,自以为羽翼已丰,耀武扬威地陈兵于周天子的境内,询问九鼎大小轻重,试图取而代之。 周大夫王孙满由楚庄王问鼎敏感地意识到他吞并天下的野心,就以享有天下在德不在鼎的妙论,摧挫打击了楚庄王的嚣张气焰。 夏、商、周三代以九鼎为传国宝,九鼎成为王权的象征。

后世以问鼎比喻篡逆野心。

  历史发展到鲁宣公的时候,周王的权杖早已失去昔日的威严,地处荒蛮的南楚日渐强大。

于是,楚庄王出兵北伐伊川境内的陆浑之戎,顺势移兵洛邑,居然在周王室境内进行军事演习,耀武扬威,不可一世。

周定王敢怒而不敢言,忍气吞声,还不得不派自己的大夫王孙满去慰劳。 见面后,楚庄王竟然连一句寒暄的话都没有,劈头盖脸就问鼎之大小轻重。

这个楚庄王凭着自己的军事实力,飞扬跋扈,气势汹汹,蛮横无礼,蔑视周定王,对其欲取周室而代之的野心毫不掩饰。 王孙满忠诚而睿智。

他的回答从容不迫而隐含凌厉。

全篇故事便在霸与德的矛盾中展开。

两个人物的性格跃然纸上。

王孙满的回答,从德、天二字入手。 先从德字出发,以德抗霸,一语击破楚庄王的问鼎野心:在德不在鼎。 立论如金石,坚不可摧。 接下来,以夏、商、周的历史变迁为鉴,有根有据地讲述了鼎的来历和几易其主的过程,用以说明有德的君主才配有九鼎,才会拥有天下。

由鼎的轻重引申到德的轻重,摧挫了楚庄王的嚣张气焰。

霸而无德,你还不配问鼎。 鼎随德迁,那么如今周德如何还没等愚昧的楚庄王醒过神来,王孙满妙转机杼,又搬出个天来。

周德虽衰,天命未改,周王朝的命数是天定的,天命难违,任何人都无法改变。 王孙满的答话,无一句直接指说楚庄王,却无一语不在谴责他,既狠击其心,又死封其口。

条理严密,涵蓄有力,与楚庄王的凶蛮直率形成鲜明对比。 相关文章:。